纽约绑架案

来源:自拍区偷拍亚洲免费 亚洲伦理AV人妻 在线(2)-美女动态图片 小编:小影 更新:2020-02-15

一九九八年春  
(一)  

纽约的一个深秋夜晚,一部小货车速速地停在唐人埠路边,阴暗的街灯下  
祇见六个人影推推攘攘的走进了某餐馆的地窖里。  

当地窖里昏黄的电灯亮着,祇见三个兇神恶煞的大汉把另外三个披着大衣  
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们蹲在地上。这三个大汉是纽约黑社会福建帮的打手,  
专门替他们帮会绑架从大陆偷渡来美国的同胞,然后勒索他们的亲友,交不出  
钱的就用各种虐待手法逼他们就範,直到拿到金钱为止。  

其中一个叫秃头,一个叫倒眼,另一个叫小个子,其实看到他们的别名便  
可以想像到容貌了。本来他们绑架了八人,几天来有五人交了赎金放走了,祇  
剩下这三个在美国举目无亲,没法凑足钱,被关押来这里。  

蹲在角落瑟缩一团的是一男二女,男的叫荣光,三十出头;瘦一点的那个  
女孩子叫玉珍,比较珠圆玉润的叫继红,都是二十多岁,听同乡说美国赚钱容  
易,于是便使了一笔钱偷渡到美做黑市劳工,但上岸还不到两天便被绑架了。  

秃头走过去脱掉了他们三人披在身上的大衣,祇见三人内里一丝不挂,矇  
着两眼,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嘴上封着胶布,脸上露出惊惶的神色。原来所有  
人质一捉回来为怕他们逃走,统统都被剥光衣物,刚才身上的大衣祇是转移藏  
参地点时免被人怀疑才临时披上的。  

秃头拿掉了矇眼,撕去他们口上的胶布,顺手把绑着双手的绳子也一起解  
掉。祇见两个女孩子白里透红的躯体在黄黄的灯光下显得特别诱人,虽然她们  
紧紧地夹着两条修长的大腿,但乌黑的阴毛还是清清楚楚的露了出来,闪着亮  
亮的光泽。雪白的乳房随着她们身体的摇摆,一高一低的晃动,粉红色的奶头  
衬着白色的乳房更形突出,就好像雪白的奶油上面放着两颗鲜艳的樱桃,引人  
遐想。  

秃头放下了绳子便顺手捞点便宜,一把抓到了继红的乳房上,左搓右捻,  
还用两颗指头夹着奶头把玩,另一只手则用姆指在奶头的尖端磨来磨去,边玩  
边在脸上露出丝丝淫笑。继红害怕得直把身体往后缩,可是退无可退,又不敢  
用手推开,祇得任由秃头把自己的双乳像皮球一样玩弄,羞涩得两行眼泪在脸  
上直流下来,直到秃头玩到尽兴才把她放开。  

小个子和倒眼在旁看得哈哈大笑,拍着掌对他们说:「抽点水就当作是利  
息吧!如果这两天还交不出赎金,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继红带着颤抖的声  
音哀求他们:「大爷们行行好,我们真的拿不出来呀。不如先放了我们,等我  
们做工赚到了钱,再分批还给你们好吗?」倒眼呸的一声:「真说笑,美国这  
幺大,放了你们往后到哪找去?就算你肯躺下做妓女找钱回来,我们老大也嫌  
时间长哩。」  

继红接着说:「那也得给点东西我们吃呀,几天来没粮进肚,就是给些水  
我们喝也好。你看,嘴唇也乾得裂了。」小个子接上来:「想得臭美!钱还没  
到手,那不是要倒贴了?好,要喝也行,我这就有些现成的热啤酒,算是私人  
赏给你的。乖乖把口张开,我马上就送到。」  

继红还摸不着头脑的当儿,小个子就从牛仔裤解开的拉鍊中掏了自己的阳  
具出来,放倒继红的口边:「看来这泡啤酒足够你解渴有余了,你乖乖给我全  
都喝下去,不能浪费一滴。如果耍花样给我看见流出来,每一滴打一拳。」  

继红那肯就範,捂着嘴拚命摇头。小个子朝脸上一掌打过去,她给打得面  
上辣辣一片,眼前金星乱舞。小个子用手揪着继红的秀髮,把阳具往她的嘴里  
硬塞。继红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在暴力之下祇好张开小嘴把他的阳具唅  
到口中。刚合嘴,就觉得一股带着异味的暖流冲进口里,难受的味道令她心中  
作闷,直想呕吐。忍了一会,终于抵受不住,「哇」的一声,呛了出来,把小  
个子的牛仔裤喷湿了一片。  

小个子马上从后袋拿出一把弹弓刀,「嗖」的一下张开,在继红的粉脸上  
比划了几下,大喝一声:「你要是再不乖乖的给我喝下去,这张可爱的脸蛋将  
会添上几条疤痕。」继红望着寒光闪闪的刀锋,逼不得以再把那条令人恐惧的  
阳具放回口里,又腥又鹹的暖流再次充满口中。继红虽然忍着泪水努力锁着喉  
门,不让尿液冲进喉咙,但还是有一半吞到了肚里。  

小个子看她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当然是得势不饶人,三两下把衣裤全  
部脱光,赤条条地坐到椅边上,招手对她说:「你刚才把我的小弟弟弄湿了,  
现在要不用舌头把它舔乾,就叫你好受。」继红那敢反抗,挪过身子跪在他两  
腿间,伸出舌头慢慢的去舔。她虽然从来没和男人口交过,但心里明白他想干  
啥。一只手圈着他的包皮上下捋动,口里边唅着龟头吮啜,边用舌尖轻轻地对  
着阳具尖端撩舔;另一只手有时拿着两颗睪丸搓玩,有时又用指尖轻搔他的阴  
囊。心想尽快把他弄到完事,好结束这个令人难堪的场面。  

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幺简单,渐渐就觉得手中的阳具勃了起来,变得又粗  
又红,青筋毕露,热得烫手,不住跳动。龟头状如怒蛙,像蘑菰一样塞在口中  
令她有一种窒息感,伸长了的阴茎几乎顶到喉咙。无计可施下她祇好把动作加  
快来应付。  

就在这时,胸口突然有说不出的压迫感,两个乳房被人从后面伸手过来大  
力握住,原来倒眼不知甚幺时候也脱光了衣裳,挨在身后来凑热闹。她祇觉得  
乳房被他搓弄着,一会用五指紧抓不放,一会用掌心轻轻揩磨,一会又用指头  
捏擦奶尖,又热又硬的肉棍紧紧地抵在背脊上。不到一会儿,全身就像有无数  
的虫蚁在爬动,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最要命的是这时又觉得阴户在被  
人抚摸着,原来秃头也加入了战团。他用指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  
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  

女儿家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被这三个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阅人不多的继  
红又哪是这群姦淫妇女无数的汉子对手,不到一刻,她就觉得两腮炽热,坐立  
不安,心房绷绷乱跳,下身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觉,呼吸不由自主地越来  
越急速了。禁不住张开口一边喘息一边叫:「不要……啊……放过我……不来  
了……」。小个子见嘴巴张开,顺势用力把阴茎往她喉头深处插进去,跟着一  
拔一送地不停抽动着。她不知该拨开那一个好,顾得上面顾不了下面,顾得下  
面顾不了中间,三面受敌下祇觉心底里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发开去。  
全身打颤,小腹一紧,一股淫水憋不住就从阴道口往外流了出来。  

秃头把给沾湿了的手抽出来说:「他妈的好一个小淫妇,看来不把她整理  
一下,就白白浪费了这个骚妞了。那幺多水,不肏也对不起祖宗十八代。」  

说时迟,那时快,小个子已经把阴茎从她口中拔出,顺势把她按倒了在地  
上。跟着低身蹲到她的两腿中间,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开,继红整个阴户便毫  
无保留地显露在众人面前。虽然她阴埠上漆黑一片,没想到大阴唇内却是阴毛  
稀疏,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  
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冒了出来,模样就似一个小小的龟  
头,微微肿涨;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看  
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小个子用手提着阴茎,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已经蘸满了黏滑的  
淫液,再对準桃源洞口往里一插,祇听见「唧」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继  
红顿感一条又热又硬的肉棍在阴道往里戳,直顶花心,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  
不禁张口「啊」的一声喘了口气。秃头见机不可失,连忙将阴茎塞进她口中。  
倒眼则一手握着她高耸的乳房,一手拿着阴茎用龟头在奶尖上揩磨。  

小个子这时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  
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  
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不但小个子的阴毛和阴囊都蘸满了淫水,又黏  
又滑的液体还顺着会阴一直流到肛门,把正在撞击的两个生殖器糊成一片。  

继红祇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这几个焦点上,本能  
的反应慢慢出现,越来越强烈,不断地往脑上涌。少女的矜持提醒她绝不能在  
这样的场合下流露出欢愉的表情,于是她拚命地忍着,想尽量把快感挥散。但  
是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来越强,就像山涧小溪汇聚了雨  
水,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始终会塘满水溢,山洪瀑发,不可收拾。  

现在她的情形就是这样,随着男人一下一下的冲刺,快感一股接一股的送  
到脑中,储积起来,最终一下大爆炸,快乐的碎片飞遍全身。她「呀……」的  
一声长呼,愉快的高潮来临了。祇觉得脑袋一麻,小腹一热,混身都在抖颤,  
所有神经一齐跳动,快乐的电流通遍全身每一角落,淫水像开了水龙头一样收  
不住,随着她的抽搐在阴道一股又一股不停涌出。她祇觉得週身发软,四肢无  
力,摊开了手脚动也不能一动,任由他们在自己的身体上把兽慾随意发洩。  

倒眼把龟头在奶尖上磨了一阵,见她乳头髮硬,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将  
两个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阴茎,好像一条热狗一样,跟着就在乳沟中间的  
小缝中来回穿插起来。小个子把她的大腿左右提高,形成一个M字,用阳具在  
中间不停冲刺。一时间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阴茎退到阴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  
底;一时间慢拖慢送,把阴茎拿出在阴蒂上轻磨;一时间又用耻骨抵着会阴,  
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转,让硬得像钢条一样的阴茎在小洞里四下搅动。继红想用  
呼声来渲发她内心的压抑感,可口中秃头不停抽动的肉棍又满满塞着,令她发  
不出声来,祇能在鼻孔里「唔……唔……」散出一些听不懂的吭声。  

小个子连续抽送了百多下,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里,叫秃头和倒眼让开,  
俯身把她紧紧的抱着,往后面一仰,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跟着说:「老子  
也服侍你够了,现在你来动,让我歇歇。」她肉在砧闆上,祇好用双手撑着他  
胸膛,照他吩咐用小屄套着高举的阴茎上下移动,被汗水湿透的长髮贴满面也  
顾不得去拨开。祇是动了四五十下,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伏到他的胸口上一  
个劲的喘着大气。  

秃头从后见她俯着腰,屁股高翘,一个又紧又嫩的屁眼刚好对着自己,当  
然不会闲着。用龟头蘸蘸流出来的淫水,对準股缝中间的小洞就戳。继红被这  
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大叫:「哇!痛呀!……别来!……不行不行!」  
事实上她后面这个小洞从来没有给人弄过,肌肉紧凑,加上她的本能收缩,秃  
头用尽本事也祇是让龟头塞了进去。也真亏他经验老到,把阴茎拔出来后用手  
将包皮捋高裹着龟头,再把剩余的一点包皮挤进小洞里,用点阴力往前一挺,  
几寸长的阳具就在包皮往后反的当儿徐徐推入了一大截。他顺势再抽送几下,  
一枝青筋环绕的大鸡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进了新鲜紧嫩的肛门内。  

继红骤觉下身一阵涨闷,自出娘胎来都没试过的特别感受令她抵抗不住,  
双腿不停地发抖,四肢麻麻软软,汗毛都起了鸡皮疙瘩,一道冷汗在背脊骨往  
屁股淌去。惊魂甫定,祇觉得到自己的两个小洞都被撑得饱涨,有种被撕裂的  
感觉,火棒一般的两枝大阴茎同时在体内散发着热力,烫得人酥麻难忍。  

这时,两枝阴茎开始同时抽动了。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  
插进去;这个插进去,那个又抽出来,祇见她会阴部位给两枝阴茎插得一点空  
隙不留,淫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阴茎带得飞溅四散。不断发出「吱唧」  
「吱唧」的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音。两枝阴茎  
肏得越来越快,变得越来越硬,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停过。她在这前后夹  
攻兼轮流抽插之下,一阵空虚一阵充实的感觉分别从前后的小洞里传到体内,  
她唯有张开嘴巴吭叫:「哎……哎……轻点……哎……哎……我不要活了……  
不来了……不……我来了……!」莫名的感觉又在心头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  
身体抖颤了好几下,全身的血液一齐涌上脑中,会阴的肌肉有规律地发出一下  
一下的收缩,令人休剋的快感再一次将她推向高峰。  

一连串狂野的抽送动作已经令小个子兴奋万分,现在更受到她会阴肌肉连  
续收缩的刺激,他的龟头有一种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觉,不其然地丹田发热、  
阴茎坚硬如铁、小腹往里压收。他感到脑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了,连忙抽身  
而起,对着她的脸将又浓又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尽情发射,直到她的五官都被  
一滩滩浅白的精液浆得一塌糊涂。跟着再用手扳开她的嘴唇,像挤牙膏似的把  
尿道里残留的一些精液也都全挤进她口中。  

倒眼在旁一边观看一边用手套着自己的阴茎捋上捋下,让它维持着勃起的  
状态,蓄势而待。现在见小个子完了事,走过去对秃头说:「你也爽够了,该  
让我嚐嚐这婊子小屁眼的滋味吧。」秃头正想歇歇回一回气,就把阴茎从屁眼  
里拔出来,让位给倒眼。继红一下子觉得轻鬆不少,舒了一口气。  

倒眼自己躺到地面上,用手扶直了阴茎,对她说:「来!用你的小屁眼服  
侍一下老子,要是弄得我满意,今天就放你一马。」走了豺狼来了老虎,她祇  
好用背对着他,张腿骑到身上。双手支在倒眼的膝盖,抬高屁股,用小屁眼对  
準龟头,就着身子慢慢地坐下去。也许是刚才给弄了一遭,小洞撑鬆了,加上  
淫水的帮助,虽然还有一点疼痛,但竟然还是一寸一寸地给吞了进去,直到外  
面祇能看到两颗睪丸为止。不知是他的阴茎太长,还是体重的关係,阳具进去  
后那龟头顺着穴道一直顶到尽头的幽门,磨得她全身不自在,祇好把身体挪高  
少少,才能一下一下地动作。  

到底太累了,几下子下来,已经全身无力。停了一停,就把身体仰后,用  
双手撑着地面,气喘如牛。想不到这个姿势又惹起了秃头的慾火,望过去祇见  
她双腿间鲜红的阴户大开,淫水氾滥,充满血液的小阴唇和阴蒂向外玲玲珑珑  
地凸了出来。忍不住抄起阴茎对準洞口又插进去。  

继红给他那幺一撞,身子一沉,幽门碰着硬硬的龟头,四肢又麻了一阵,  
祇好把屁股提高一些,没想留下的空间正好给倒眼有了活动的机会,两人便一  
上一下分别抽插起来。  

这次和刚才的花式又不同,两枝肉棒共同进退,一齐插到小洞的尽头,又  
一齐拔到祇剩龟头藏在洞内。他们俩有节奏地抽送,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  
猛猛戳入,再用劲拉出,好像还没把她摺磨够。流不尽的淫水再次满溢,被进  
进退退的阴茎带到洞口,经过生殖器的磨擦,变成白白的糊状物,好像出水螃  
蟹吐出的泡沫,还有一些顺着会阴往下流去肛门。阴道口和肛门口两片薄薄的  
嫩皮裹着阴茎,随着抽插被拖出带入,一反一反。会阴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  
伏,和肌肤碰撞发出「闢啪、闢啪」的声响相呼应。  

继红祇觉下半身给肏得痛痒难分,心中感到前后两个小洞一下全部空虚,  
一下又全部充实的奇妙感受一浪接一浪地涌上来,和刚才的感觉又截然不同,  
不知如何招架才好。祇懂张口发出「啊……啊……没命了……啊……歇下……  
啊……妈啊……」一连串令人难明的原始呼声。两个男人听在耳中,更加兴奋  
莫名,抽得越加起劲。她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带动到胸前一双白晰的  
大奶子也跟着有时上下乱抛,有时又左右摇晃。躺在地下的倒眼伸手上前捧着  
两个乳房不住搓弄,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痒万分,两粒乳头变得  
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淫水也快流乾了。继红祇觉混身滚热,气速心跳,  
就快挨不住的当儿,看见面前秃头紧闭双眼,鼻子吭了几声,动作也不再和倒  
眼一緻,自顾自地加紧抽送,速度越来越快了。阴道里的阴茎变得从来没有的  
坚硬,顽石一般的龟头擦着阴道四壁的嫩皮,感觉越加强烈。跟着阴茎跳了几  
跳,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他每用劲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  
宫颈烫得热乎乎。连续七八下,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秃头畅快地  
舒了一口长气,用耻骨抵着阴户不愿分离,到鸡巴发软变小才拔出。  

她的子宫颈给烫得奇痒难受,打了好几个冷颤,又一股淫水伴着汹涌而来  
的高潮往外冲,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精液挤出洞口,流到阴户外面,淡白一片  
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倒眼躺在地上,动作始终太费劲了。见秃头功成身退,于是抽出阴茎,叫  
她像小狗一样伏身在地,把屁股高高翘起。他用双手抱着肥白混圆的臀部,将  
龟头对準被浆液遮得几乎看不见的屁眼,一下子就再狂捅进去。  

对着面前被摺磨得就快半死的继红,他心中毫无怜香惜玉之意,祇是用尽  
吃奶的气力疯狂地抽插。宁静的地窖祇听到两副肉体交撞发出一连串「闢啪」  
「闢啪」的声响,良久不停。  

他也数不清究竟插了多少下,也不觉过了多久,祇顾体味着阴茎在屁眼里  
出出入入所带来的乐趣。每一下冲击都把快感从阳具传到身体里面,令阴茎更  
加挺直坚硬,龟头越涨越大,动作更加粗野。终于感到龟头麻热一下,小腹收  
了几收,体内积存的精液源源不绝从尿道里喷射出来,把直肠全装得满满的。  

继红虽然在乡间和未婚夫也有过一手,但祇是偷偷摸摸的性交了几次,哪  
里经历过如此场面。在三个大汉轮流蹂躏下,祇觉虚脱万分,加上几天粒米未  
进,眼前一黑,就昏死在地上。阴道口、屁眼里、口角边,米汤样的淡白精液  
还不断倒流出来……

Copyright © 2008-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