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贱母传 - 熟妇戴桂琴 1-4

贱母传 - 熟妇戴桂琴 1-4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8-28 08:24 编辑
 (1)

  我叫吴伟,今年21岁,是个富二代。

  我出生在北方某县城,父亲是当地首富,爷爷曾是军队大佬。我父亲年轻时,
仗着爷爷的权势,在外面乱搞良家妇女,后来有一次他「擦枪走火」,于是我就
诞生了。

  爷爷奶奶不同意我爸和那个女人结婚,就给了那女人一笔钱,让她离开我们
县城。因此,我自幼没见过亲生母亲。

  后来,爸爸生意越做越大,根本没时间管我,就把我托付给爷爷奶奶照料。

  爷爷奶奶就我这一个独孙子,他们自然十分欢喜。从小到大,爷爷奶奶对我
百般宠溺,要啥给啥,这也养成了我如今一身的臭毛病——酗酒、好色、懒惰、
奢侈……幸好我家裏有钱有势,可以任由我挥霍。

  直到今年年初:有一次我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喝高了,在饭店门口打架闹
事,把对方打成伤残……

  照例,爸爸花了一笔钱摆平,但这一次,他彻底对我失望,怒不可遏之下,
爸爸强制我去咱家在南方某地的分公司,让我去那上班,每天朝九晚五。

  爷爷奶奶听说我要出远门,十分舍不得,可二老也不糊涂,大孙儿已经21岁
了,他们清楚如果我再这麽造下去,往后肯定是废柴一个,也只好同意父亲把我
送走。

  ……

  到了南方的分公司,公司上下自然拿我当祖宗看待,毕竟我是太子爷。我看
同事们都服服帖帖,也就懒得多管,主要业务交给副总们打理。

  一个月后,我坐在偌大的总经理办公室,不禁觉得有些苦闷,就把人事部小
刘叫到跟前——小刘是个机灵人,也是我在南方分公司的心腹马仔。

  我开门见山,让小刘给我找个女人玩玩,美其名曰:招聘女秘书。

  小刘问我具体什麽要求,我只说了四个字:「性感漂亮。」

  此人果真有些手段,当天下午,他就找了几位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来,我很
满意,甚至想一并把她们都招进来。

  这时候,小刘突然一拍脑门,他皱着眉头说:「吴总啊,我一时疏忽,忘了
一件事。」

  我:「啥事?」

  小刘:「您看啊,这些女大学生,虽然长得都不错,但我打听了一下,她们
都是本地人,而且都有男朋友了,我怕您到时候……不方便吧?」

  我:「这怕啥啊?难道她们还会瞧不上我?」

  小刘:「不不不,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啊,万一哪天您一个不小心,到时
候惹火烧身,如果您父亲怪罪下来……」

  这倒提醒了我,确实,我自己当年不就是因爲父亲一个「不小心」,才横空
出世,没了妈妈。

  我:「嗯,有道理,那我这个女秘书,该找啥样的?」

  小刘眼珠子转了几圈,说:「吴总,我听说啊,现在像您这样年轻多金的富
二代,都不流行玩小姑娘了,如果不爲了谈恋爱,我建议您可以换换口味。」

  我:「换啥口味?」

  小刘:「换个美熟女玩玩?」

  我:「熟女?多大岁数?」

  小刘:「嘿嘿,这个您不用担心,熟女嘛,就算年纪大点也无妨,她们奶子
大、屁股翘、下面水多,还会伺候人,最重要的,您完全不必担心擦枪走火。」

  我一拍大腿:「妈的,这倒是头一次,你可真行啊小刘。」

  小刘:「呵呵,吴总过奖了!」

  ……

  两天后,小刘来到我办公室。

  我:「咋了?人找到没?」

  小刘点点头:「我办事,您放心。」

  我:「人呢?」

  小刘:「在外面等着呢,您现在有空见她吗?」

  我:「让她进来。」

  小刘点点头,从办公室外面领进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妇人,我乍一看,哟,还
不错嘛!小刘见我脸上表情,知道事成了一半,他自觉地出去了,并把办公室大
门反锁。

  妇人站在我面前,微微低着头。她大约四十岁左右,栗黄色的卷发,面容姣
好,皮肤白得像炼乳。

  简单寒暄了几句,我开口问她:知道自己来应聘什麽岗位吗?明白自己的工
作内容吗?合同一签就不得反悔,你明白吗?

  妇人一一作答,她说话语气温柔,还带着点北方口音,让我感到一阵莫名的
亲切。我一边听妇人答话,一边继续打量她的身子。

  初次见面,妇人穿衣打扮挺讲究,她脸上画着淡妆,上衣是白衬衫,下半身
是一条黑色的皮短裙,裙摆刚刚过膝,腿上裹着一条肉色丝袜,透明、镶花边的
那种。

  妇人脚上还穿着一双8 厘米高的尖头高跟鞋,很合我的口味,面试过程中,
我让她去倒杯水,她踩着高跟鞋、大屁股一扭一扭的,走起路来「哒哒哒」直响
……我心裏暗喜:妈呀,就是她了!够风骚!

  十五分锺后,面试结束,我喝了口水,说:「嗯,很好,恭喜你被录用了,
去人事部找小刘办入职手续吧。」

  妇人点头离开。

  ……

  下午,小刘把弄好的人事档案送到我办公桌前。

  姓名:戴桂琴。

  年龄:45岁。

  婚姻状况:离异。

  家庭状况:单身,无子嗣。

  工作经曆:曾在某某某公司,从2008年至……

  「操!给我看这些废话干啥?」

  我把手中的档案一扔,对小刘说,「抓重点!」

  小刘先是一惊,然后反应了片刻,顿时明白了,他把那份人事档案丢进垃圾
桶。

  ……

  下班前,小刘再次回到我办公室,奉上一份新的人事档案。

  我接过来,看了几眼,嗯,这次还差不多——姓名:戴桂琴年龄:45胸围:
32F 身高:163 婚姻状况:无生育史家庭状况:租房,独居有无整容整形:无酒
量:二两白酒性经曆:3 人薪资:5000/ 月,加提成……

  第二天早上,公司员工9 :00上班,大概9 :30,我姗姗来迟。一进办公室
大门,我正好瞧见戴桂琴撅着大屁股,趴在茶水台上帮我泡茶。

  我见状,很满意,走过去拍怕戴桂琴的大屁股,她突然被人从身后摸臀,十
分紧张,嗖的一下转过身。

  我:「早啊。」

  戴桂琴:「哦,是……是吴总啊,您好!」

  我点点头,坐到真皮老闆椅上。

  戴桂琴端着茶,走到我办公桌一侧,俯身问我:「吴总,您看我接下来需要
做什麽?我会整理文件。」

  我:「不用了,给我按摩按摩,昨晚睡得枕头不舒服。」

  戴桂琴「哦」了一声,然后走到我身后,轻柔地给我放松肩膀,她手法还挺
熟练,有点像外面的按摩女。

  我眯着眼睛享受,几分锺后,我问戴桂琴:「你知道自己的工作内容吧?」

  戴桂琴:「嗯,吴总。」

  我:「那你别从后面按了,来,坐到我腿上,从前面按。」

  戴桂琴面露难色:「这……这怎麽坐啊?不方便吧。」

  我:「有啥不方便的,你骑在我腿上,就像做爱那样,快点!」

  戴桂琴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乖乖地绕到我前面,一屁股跨坐在我的腿上。
上午刚到公司,正值我晨勃,戴桂琴坐上来时,我的鸡巴硬邦邦地顶在她的私处。

  戴桂琴明显也感觉到了,她红着脸,调整一下情绪,才继续帮我按摩肩膀。

  这种体位,我的视线刚好与戴桂琴的胸部持平,我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胸部,
一对波涛汹涌的巨乳从职业装的V 字领裏呼之欲出;再侧目看看她的下半身,戴
桂琴坐在我腿上的大屁股曲线分明、圆润有肉,丰满的像座小肉山,这是我以往
玩过的年轻小姑娘所没有的。

  戴桂琴知道我在淫视她的屁股和胸部,她羞得说不出话来,只得红着小脸,
一门心思给我按摩。

  ……

  11:40,快吃午饭了,戴桂琴问我:「吴总,您是出去吃,还是我帮您去食
堂打饭?」

  我:「你去食堂吧,打两份,我们俩一起吃。」

  戴桂琴:「哦,不用了,吴总,我自己带了午餐。」

  我语气不耐烦:「快点去吧,打两份饭!」

  戴桂琴点点头。

  吃午餐时,我让戴桂琴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吃。

  戴桂琴:「吴总,这沙发皮质真好,应该很贵吧?」

  我:「当然,接待客人的沙发,咱能买差的吗?这块不能省钱。」

  戴桂琴:「嗯,那倒是,我们公司效益肯定不错,我看吴总您,这麽年轻,
就事业有成。」

  我丢下碗筷,看着她说:「你想说啥啊?放心吧,公司不会少你钱的,你看
你,除了工资5000,还能拿奖金呢。」

  戴桂琴也丢下碗筷,她微笑着说:「没有、没有、吴总您多想了,我不是这
个意思。」

  我:「总之一句话,你把我伺候好,少不了你钱!」

  戴桂琴:「是的,吴总,我明白。」

  说罢,我一只手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另一只手却撩起戴桂琴的裙摆,伸了
进去,隔着肉色丝袜摸她的大腿。

  戴桂琴满脸不知所措,她愣愣地说:「吴总,您……您这是做什麽啊?」

  我:「没事啊,我看你这丝袜质感不错,伸进来摸摸。」

  戴桂琴:「这……可是吴总……我……」

  我:「你啥你啊?快吃饭吧。」

  我就这样一边肆意抚摸着戴桂琴的大腿,一边慢慢享用午餐。戴桂琴似乎没
什麽食欲了,她就丢下筷子:「吴总,我吃好了,您慢慢吃吧。」

  她準备起身离开,我大手按住:「哎,先别走,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戴桂琴默默坐下来:「请说吧。」

  我:「昨天我还琢磨着,你是我的女秘书,照理说,我应该叫你小戴,但你
这岁数,和我差了一辈,做我妈都没问题了,我叫你小戴的话,就有点不尊重人,
呵呵。」

  戴桂琴:「那您看,该叫我什麽呢?」

  我:「我也没琢磨透,这样吧,我暂且叫你琴姨,咋样?」

  戴桂琴:「可以,吴总,只要您觉得顺口。」

  我:「嗯。」

  ……

  半个月后,我和女秘书戴桂琴渐渐熟识,她基本上摸清了我的行事风格,对
于自己的工作安排也心知肚明。

  某天下午,吃过午饭,同事们都趴在办公桌上休息,我也不例外,我靠在舒
适的老闆椅上,一边享受戴桂琴给我头部按摩,一边闭目养神。

  我:「琴姨,你虽然才来半个月,但我觉着吧,你工作任务掌握的挺快,所
以公司决定,月底给你发点奖金。」

  戴桂琴很开心:「谢谢吴总,谢谢您!」

  我:「不过,你觉得我该给你发多少奖金呢?」

  戴桂琴:「这……都看吴总您的安排吧。」

  我:「我记得,你月薪5000吧?这不算多,当然也不算少,这样吧,我给你
翻一番,再给你5000的奖金。」

  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戴桂琴听了,竟十分激动:「吴总,您……您真是个
好孩子,哦不……您真是个好老闆,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下子糊涂乱说话了。」

  我听到她叫我好孩子,不禁也乐了:「哈哈,没事、没事,在你面前,我这
岁数的确就是个孩子。」

  俩人聊了一会儿天,我渐渐有点困倦,跟戴桂琴说我想睡一会儿,然后径自
站起身,朝沙发走去。戴桂琴很自觉,她抢先一步坐到沙发上,然后扶着我慢慢
躺下,让我脑袋枕在她的大腿上睡觉。

  我躺好身子,脱掉鞋袜,戴桂琴问我:「吴总,要不要含着睡觉?」

  我:「你说呢,不含着我咋睡?」

  戴桂琴「哦」了一声,然后羞涩地解开自己白衬衫的纽扣,露出裏面一对肉
滚滚的豪乳。

  我:「哟,今天穿红色的奶罩啊?不错。」

  戴桂琴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接着她问我:「左边,右边?」

  我:「右边吧。」

  戴桂琴再次点点头,她一只手扒拉下自己右边的乳罩罩杯,然后双手挤压乳
房,将她暗褐色的奶头挤进我的嘴巴裏。我一口含住,接着闭上眼睛,吧唧吧唧
地吮吸起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

  5 :30,下班时间到了。

  戴桂琴:「吴总,如果没什麽事情,我就先走了。」

  我:「别急啊琴姨,你下班去哪啊?今晚有啥活动没?」

  戴桂琴:「没有,就回家做饭,然后看看电视吧。」

  我:「正好,我也没饭吃,不如你来我家做饭吧。」

  戴桂琴犹豫了几秒,刚想开口拒绝,却被我一句话堵住:「琴姨,你别忘了,
你还是我的生活秘书。」

  戴桂琴无可奈何,似乎找不到什麽借口反驳,只好半推半就地跟我走了。

  我开上自己的保时捷豪车,戴桂琴坐在副驾驶上,随着一声油门的轰鸣,车
子绝尘而去,驶向我所居住的高档小区。

  在地下车库停好车子后,我领着戴桂琴乘电梯。

  我:「第一次来我家,你认个门,以后我喊你,要随叫随到。」

  戴桂琴:「我哪记得路啊,吴总。」

  我:「咋了琴姨,你年纪大,记性不好了?」

  戴桂琴:「那……那不是刚刚在车上,我一直趴着用嘴给你……我根本没功
夫看路啊。」

  我:「哦,对了,看来是我记性不好,嘿嘿。」

  从公司开车到我家,车程大约20分锺左右。一路上,我一直让戴桂琴趴在车
子中控的地方,埋头给我口交。下车前,我还射了一泡在她嘴中。

  我:「琴姨,那你记住,我家住在海天小区3 幢1101,大平层,以后保安问
你,你就说是我家请的锺点工。」

  戴桂琴点点头:「明白了。」

  ……

  电梯上了11层,我从包裏拿出门卡,一刷,我家金色的大门就自动开了。

  进屋后,戴桂琴问我厨房在哪,她先去做晚饭。我指了指右手边,说就在裏
面,你自己忙活去吧。戴桂琴问我想吃啥?我有点不耐烦,让她随便弄一点吧,
我肚子不饿。

  接着,我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玩手机。

  没几分锺,戴桂琴从厨房裏走了出来,完全不出我所料。

  我:「又咋了?」

  戴桂琴:「吴总,我刚看了看冰箱,您这裏没菜啊,只有饮料。」

  我:「嗯,所以呢?」

  戴桂琴:「这……没有材料,我怎麽做饭呢?」

  我:「那就不做了呗,咱们出去吃。」

  戴桂琴一听:「好,吴总,出去下馆子吧,我来请客,感谢老闆给我工作,
还发了那麽多奖金!」

  我听罢,从沙发上起身,笑眯眯地说:「先别急,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我问
你,你饿吗?」

  戴桂琴:「还好,不是很饿。」

  我:「那好,你不饿最好……走吧,咱们直接点,你跟我进房间吧!」

  戴桂琴一愣:「不是、吴总,进……进房间做什麽?」

  我:「你说呢?一男一女进房间能做什麽?」

  戴桂琴低下头,她知道自己中计了,我完全是把她骗到我家来,她语气有些
颤抖地说:「吴总,我已经爲您……做了很多事了,我看……咱们还是别……」

  我兇相毕露,立刻打断她:「啥意思?你不愿意和我上床?操,我家没米没
油的,难不成还真的喊你来做饭烧菜?赶紧的,装什麽清纯啊,一把年纪了都!」

  戴桂琴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不敢开口和我争辩。

  我见状,既生气又无语:「哎,琴姨,你纠结个啥呀?你刚刚才给我吹喇叭,
昨天还给我胸推,咱俩都到这份上了,你咋还扭扭捏捏地像个大姑娘?快点吧!」

  戴桂琴摇摇头,歎了气说:「唉,吴总啊,不是我不愿意,我是个离异妇女,
按理说,我没什麽好顾虑的了,但……但你年纪实在太小了,我应该和你妈妈差
不多大吧?真的,咱俩如果干那事,我总觉得哪裏不对劲……」

  我:「好了好了,真鸡巴啰嗦。」

  我懒得再跟她废话,撸起袖子,走向戴桂琴,然后把她整个人往肩膀上一扛,
朝裏屋走去。戴桂琴大声嚎叫着,两条裹在肉色丝袜裏的美腿一阵乱蹬,她一边
挣扎,一边央求我放过她,还一口一个什麽「人伦啊」、「常理啊」……

  ……

  我毫不理会,把戴桂琴往床上一扔,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她身上的衣物,戴
桂琴的裙子、奶罩、丝袜被胡乱丢在地闆上。

  「把腿分开。」

  我命令道。

  戴桂琴在床上横着平躺,她脸上写满了害怕和无奈,听到我的命令后,踌躇
了半天,戴桂琴才默默打开了自己的双腿成M 型。我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拉开裤
子拉链,把早已勃起的肉棒顶在戴桂琴的阴部,龟头在她的小穴口轻轻研磨着。

  戴桂琴浑身颤抖,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却诚实的很。没一会儿,她的小穴
口就湿漉漉了。我趁机用食指和中指分开她两篇肥厚的阴唇,接着龟头正对着花
心,鸡巴向前一挺,整根插进了戴桂琴的阴道裏。

  「啊!好……好深……」

  戴桂琴浪叫了一声。

  我随即挺动下体,卖力地做起活塞运动。戴桂琴似乎很久没有性生活了,她
虽然年过四十,但阴道却相当紧窄,好像年轻女人一般。我知道自己捡到宝了,
赶紧快马加鞭,一边拼了命地用鸡巴在她阴道裏翻江倒海,一边双手按在戴桂琴
的两只豪乳上,把她的奶子压得扁扁,屁股使劲地发力,每一下抽插都连根没入。
我随着抽插而前后晃蕩着的睾丸打在戴桂琴黑黑的阴阜上,发出「啪啪啪」的撞
击声。

  ……

  一番云雨过后,我和戴桂琴俩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我躺在床头,她躺在床尾。

  我:「嗨,琴姨,真没想到啊,你一把岁数了,下面还挺紧的。」

  戴桂琴没搭理我,不知她仍在生气,还是没缓过劲来。

  我:「琴姨,你也别想太多了,做都做了,男人女人打炮又不犯法,你怕啥
啊!」

  戴桂琴依旧不搭理我,她背对着我,一言不发。

  我:「唉,琴姨,你就放宽心吧,你跟我这麽好,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不是因爲你的钱。」

  戴桂琴终于发声了。

  我讪笑着:「呵呵,我懂、我懂。」

  沈默了几分锺后,戴桂琴实在忍不住了,她忽然从床尾爬起来,一把扑到我
的怀中。

  我又惊又喜:「咋了?琴姨,你想通了?」

  戴桂琴点点头,面带娇羞地说:「你这臭孩子,刚刚把我弄痛了。」

  我:「哈哈哈,都是我不对,琴姨,你可把逗乐了。」

  ……

  发洩完性欲,我和戴桂琴这才想起来,晚饭还没吃呢,肚子不禁咕咕叫……
戴桂琴说好要请我吃饭,但我摆摆手,说,太累了,不想动了,还是叫外卖吧。

  随后,我一边手机点餐,一边搂着戴桂琴去客厅看电视。在我的要求下,戴
桂琴继续一丝不挂,赤裸着身子陪我看电视。我把她搂在怀裏,时不时地揉弄几
下她的大乳房。

  等外卖送餐时,戴桂琴问我:「吴总,我听同事们说,咱们这是分公司,上
头还有个总公司,是吗?」

  我点点头:「对,总公司董事长就是我爸,我们是集团公司。」

  戴桂琴:「哦,听说你们老家北方的?你一个人在这,怎麽没找女朋友呢?」

  我打趣道:「之前不是没找到嘛,现在有你了,更不需要找了,呵呵。」

  戴桂琴有些不好意思,她低声说:「我一把岁数了,哪配做您的女朋友,我
能做好您的秘书就行了。」

  我:「琴姨,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像我这般大的小伙子,就流行找你这样的
熟女。」

  戴桂琴:「唉,算了吧,你们还不就是想尝尝不同年龄段的女人的滋味。」

  我:「呵呵,琴姨,话不可这麽说,那我问你,我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你
觉得滋味如何?」

  戴桂琴想了想,羞涩地说:「嗯,挺硬朗的。」

  我听罢,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外卖就送到了,我点了戴桂琴爱吃的盖浇饭,俩人在饭厅享用着。

  价值不菲的红木桌子前,我坐在椅子上,戴桂琴坐在我的大腿上,她依旧光
着身子。

  我俩一边吃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家常。

  我:「琴姨,之前看你的档案,说你曾和三个男人上过?」

  戴桂琴:「吴总,不要说得这麽难听嘛,我……我其实离过两次婚。」

  我:「哦,有两个老公?那怎麽还会有第三个男人呢?」

  戴桂琴顿了顿:「以后再告诉你吧,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我:「也是,每个人都有秘密,咱俩以后的日子还长呢,我不着急。」

  戴桂琴欣慰地点点头。

  ……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21岁的我和45岁的戴桂琴,俩人如胶似漆、关系持续升
温。每天除了在公司裏伺候我,戴桂琴还常常到我家中留宿,供我彻夜玩弄。

  我俩的关系,既像恋人,又像母子。